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日本 | 但愿呼我的名字为旅人

  • 出发时间/2019-08-21
  • 出行天数/21 天
  • 人物/一个人

回想起来,那天我碰上的每个人,似乎从一开始就看出了我跑来三浦是想干点什么。每个人。

花铺的老伯,坐在建筑工地上的中年男子,驾驶着铃木小货车的管理人。“HIDE?”他们问。我点点头,他们便都心领神会地笑了,然后指给我看怎样才能找到你。

等我把特地为你挑的红玫瑰同 卡萨布兰卡 百合,小心地插进盛着清水的锡皮桶中,这才发现,我太过紧张,以致于把包花用的白牛皮纸揉搓得皱皱巴巴的。

“倘若泪珠可以筑成旋梯,记忆可筑成长巷,我必走路去天国,夺你回来。”

按下松本家的门铃的瞬间,我不禁有些后悔,到底不该这样冒冒失失地找上门来。

HIDE妈妈热情地接待了我。

玄关的立柜上,摆满了“秀娃”。墙上到处挂有HIDE的艺术写真。HIDE设计的透明speaker,HIDE妈妈特地接通电源,陪我听了一支《Eyes Love You》。有HIDE声嘶力竭地叫人起床的老式闹钟,HIDE妈妈把那录音放了一遍又一遍,“还怪有趣的吧。”说着又放了一遍。HIDE妈妈如数家珍地向我展示着HIDE的天马行空,还把地上Yellow Heart的积木熊摆弄成弹吉他的姿势好让我拍照。

“HIDE啊,走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我老啦,他还是这样年轻,他将永远这样年轻。”

末了,她出神地望着你粉发的半身像,如此说道。

常常我人回到了家中,灵魂却还在调皮地满世界游荡。

盛夏, 欧洲 偏远小镇的喷泉广场,问雪糕车买Lemon Sorbert,有时也吃Pistachio Gelato。深冬, 北海道 ,人满为患的酒馆,要 那不勒斯 意面和新鲜水果鸡尾酒。

梦,是她随手写来的明信片。只言片语,地址不详。

她没有迷路,她一直记得回家的路。她只是接受了漂泊。

三十年前, 东京 下了一场雨。

先生集结的五人乐队X,发行了名为《BLUE BLOOD》的新专辑,妄图从地下进军主流。谁都没想到的是, 日本 的音乐产业史就此改写,视觉摇滚开始大肆风靡世界。

1992年,XJAPAN在东蛋连着开演三日,成为当时本土乐队中的先驱。1993年,XJAPAN再登东蛋,创下连续五年在东蛋开跨年live的记录。1997年,金融风暴席卷 亚洲 ,XJAPAN宣布解散。1998年,吉他手HIDE意外离世。1999年,明仁天皇即位十周年,先生献曲《Anniversary》。2007年,XJAPAN重组复活。2011年,贝斯手TAIJI因故身亡。

……

三十年后,Evening with YOSHIKI 2019 in Tokyo。我注视着先生在《I'll be your love》的乐声中拨开人群走来,我感受着先生的手似流水般从我的掌心滑过。

雨还在下着,还将下上许久。Endless Rain。

其实我是有点儿惮怕 东京 的。

她就像是住在一个街区上的有点儿神神叨叨的不甚省心的灵媒邻居。人们对她的看法莫衷一是,有人叫她迷得神魂颠倒,有人提起她就咬牙切齿。

新宿,代代木,原宿,涩谷,代官山,表参道,六本木,银座,秋叶原,浅草,是她锦袍上令人啧啧称奇的花纹绣样。 东京 塔,天空树,明治神宫, 东京 巨蛋,武道馆,根津美术馆,是她片刻不离身的让人眼花缭乱的佩饰道具。

不少人慕名来找她,解签,占卜,找丢失的物件儿,续梦,买稀奇古怪的药丸。

我总是躲她远远的。直到这天她找上门来,问我是否愿意去她那里坐坐。

整个旅行期间,我出入了八间酒吧。何以记得这样清楚,当然是所到之处无不令人印象深刻(褒义),再说花出去的酒钱也相当可观。

曾在电视剧《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吗?》中出场的酒吧N.Park,老板免费招待了我一杯当店招牌的柠檬气泡酒,只因我们都相当中意XJAPAN。

在全 日本 侍酒师大赛的冠军店Bar K6,我咽下赫赫有名的羽生扑克牌威士忌。

还有“传说中的酒吧”保志,光是在银座就气魄地开了四家还是五家同名酒吧。当我作为当晚首次亮相的新面孔而坐立不安时,能讲一口流利中文的 日本 女孩子在我身旁坐下了。我得知她叫茜,中学念过复旦附中,在 银川广州 都曾居住生活过,大学里修的是 中国 近代史。下个月她即将嫁到 中国 来。

“我说,不试着写写 日本 人不知道的 中国 人眼中的 日本 ?”她歪起脑袋,一手擎着下巴一手把玩着喝空了酒杯,问道。

东京 怪可怕的。”

话一脱口,我便自觉不妙,但为时已晚,住在我楼下的田口夫妇顿时面面相觑。两人是从 东京 来的自由设计师,妻子还接过花王指向 中国 市场的包装设计活儿。瞧我都说了些什么。

我这个那个如此这般笨嘴拙舌地解释起来,嗳嗳,但愿能亡羊补牢。

过了一天,他们问我要了联系方式,“下次来 东京 务请联络,有空一定带你好好转转。”田口先生笑着说。

“虽然可能没办法要你立马爱上 东京 ,这不现实。但是 东京 自有她的可爱之处,与电影电视剧之类的通通无关,而是 东京 自身的魅力,这点我可以保证。所以,还请再来 东京 啊。”

向事务所的管理人员说明来意,填好表格,我顺利拿到了自行车钥匙和墓区地图。

13区7号11番。沢田泰司さん。

我尽量不去想我们何以会用此种方式相见,只是专注蹬脚下的踏板。这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儿,自行车到处锈迹斑斑,像一条老态龙钟的大狗,有规律地发出苟延残喘的呻吟。

擦光了一整盒火柴,线香总算飘出了袅袅青烟。我正要松口气,泪水却涌上来模糊了视线。

“我想象你转世成未曾见过的花,这些花生长在像 法国 那样遥远的国度一座不知名的山上。”

当我第一眼见到草间弥生的 黄南 瓜,我登时想起了北野武。

想起他在《北野武的小酒馆》一书里谈自己学生时代怕死怕得不行,怕自己不能精彩地活着,怕自己过出沉闷又无聊的生活。

“即便是有机会让我的人生重新来过,我想我还是会选择那种会以几亿度的高温飞速燃烧的人生。”他说。

而我怕的是不能游遍世界。过去怕,现在也怕来着。只要想到有不少地方我还没去过,还没亲眼看看那儿荒诞不经却妙趣横生的光景,就剧烈不安起来。 直岛 有一头坐在海边的南瓜,什么地方一定也有每晚自己起舞的红靴子,倒着走的时钟,能唱歌的胖茶壶。不去看看可不行。

庵治是《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外景地,这是我住进来以后才知道的事。

至于电影,则是回国后的10月28日才看的。広瀬亜紀(长泽雅美饰)的生日正好也是这一天。看到这里时,我吃惊不小,竟有如此巧合,看来我同庵治的缘分着实非同一般。

亜紀看中索尼walkman的电器行,实为庵治的干洗店。终其一生恋慕国村老师的重伯伯开的雨平写真馆,成了镇上的咖啡店。亜紀与朔太郎爬上的堤坝,在庵治渔港的尽头,与十五年前没什么两样。亜紀荡过的秋千,还好好地立在皇子神社前的空地上……

眼前的景象我见过。

海无忧无虑地躺在秋天里。长夏迟迟不肯走,余热就像熟过头的香甜的梨,漾出醉人的酒香,催得大伙儿昏昏欲睡。255号公路巧妙地迂回了一下,好叫人们以为此路能通到海的深沉的梦里去。

在梦里,我是海上的风,光着脚在这世上跑来跑去。我跑过塞伦盖蒂草原,比花豹还快。我跑过亚马逊雨林,在雨点落下之前。我跑过 撒哈拉沙漠 ,惊起最年长的骆驼,一声幽幽的叹息。我是海上的风,在春光里同一瓣落樱共舞,在月光下感受一枚红叶的颤栗,在半空中亲吻一片雪花。

我是海上的风。

我第一次见到高桥先生时,他正坐在公园的橄榄树下,为两个女郎拍照。

我上前问他能否替我照张相,这个把帽檐压得极低的 小豆岛 摄影师扬起脸来,为此我看清了他眼下的雀斑。

我们跳上他的小汽车,把冷气扭到最大。他领我爬上城山公园,找到日剧《为了N》里的樱花亭。等下到草壁港,我们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这是成濑慎司想着喜欢的人跳进海里的地方。说完我们嗤嗤笑作一团。接着我们去看了有千年树龄的橄榄树。我们在落日中沿着海边公路开到沙滩去,我们在栈桥的长凳上说了道别的话,我们约定等再会时,要拥抱朝我们走了亿万年的星光,要赞美令人叹为观止的海上日出。

日后当我说起 濑户内海 ,我不见得会侃侃而谈安藤忠雄的地中美术馆或是草间弥生的南瓜,我想我会讲讲池田家。

池田家种在房前的柠檬和柑橘,池田先生邀我明年秋天来采撷下果实泡红茶,做果酱。池田家栽在屋后的葡萄,个头不大,却相当好味儿,池田先生特地铰下两串来给我解馋。

池田家总是摆得满满当当的早餐桌,玉子烧,卷心菜 沙拉 ,有时是土豆 沙拉 ,菠菜拌豆腐,清炒牛蒡,味增汤,怕客人饿肚子而盛得跟小山似的米饭,还有一壶刚刚煮好的热咖啡。

池田家能听见镇广播的视野极佳的二楼房间。池田先生写在便笺本上的“鲁迅”。无论如何也不能忘了池田家礼拜一午后的冷面。

最关照学生的城市京都

“还记得上次送静小姐去 京都 站,下车的地方吗,在那儿等静小姐。”希望号 新干 线还没驶离 东京 站,我就收到了一郎先生的消息。

怕我搞不清楚跑错了地方,一郎先生很快又发来了 京都 站的站内地图。

等我从八条口出来,一郎先生果然已经在外边等着了。一年多后的重逢,两个人都喜不自禁,车子还没发动就叙上了旧。

2015年日剧《朝5晚9:帅气和尚爱上我》播出后,让多少人愕然:怎么隔壁的和尚,锦衣玉食,大权在握,还可以娶妻生子?未免和削发披缁,青灯古佛的形象相去甚远。

这绝不是编剧一拍脑门随随便便想出来的桥段。

过去在铺设 京都 的市营电车轨道时,有人指出,让电车就这样直接从东本愿寺的正门通过太失礼数。人们只好想方设法让电车拐了个弯。这般权重望崇,除了穿白袜的(指 日本 和尚),还有花道和茶道的宗师。

在中京区油小路通り上,紧挨着“本能寺之变”的旧址,有和尚干脆开起了酒吧,颇有点儿煮酒度众生的意思。

放下行李,捞起相机,一郎先生开车送我来到了「 京都 坊主酒吧」。

老板羽田高秀是净土真宗本愿寺派光恩寺的住持,同时还是一家小小的IT公司的社长和园艺公司的董事。

虽然有固定的营业时间,但若是遇上哪天要行法事,就会推迟开门甚至临时店休。

在等牛肉咖喱饭端上来的时间里,我注意到面前摆了一本讲身后事的书。

“是半点也疏忽不得的大事,特别是对亡者的家属来说。”羽田先生表情认真地对我说。

惦记着答应了一郎先生会早点儿回去,我擎起隐藏的特调鸡尾酒“诸行无常”一饮而尽,告别了「 京都 坊主酒吧」。

你问我“诸行无常”是个什么滋味?我想,不同的人能尝出不同的滋味吧。

去年回国后,我与一郎先生非但没有不相问闻,反倒频频交游往来。

5月15日,静小姐,上午趁有空去看了会儿葵祭呢。

7月7日,静小姐,祗园祭就要开始了。天渐渐热起来了呀。

11月5日,前几天去了北边的山里, 京都 已经是红叶的季节了。11月15日,白天去善峰寺看了红叶,真想让静小姐也瞧瞧啊。11月16日,今天也格外适宜外出赏红叶呢。12月1日,静小姐,明天就是 日本 语能力考的日子了吧。我也会向神明祈愿保佑静小姐考试顺利的。

1月1日,谨贺新年,今年也请静小姐多多关照了。

只是这种浅谈就如隔靴搔痒,多少差了点意思。再见面我们像是要把什么弥补回来似的,直话到了后半夜。连何时下起了夜雨都无知无觉。

同志社大学边上藏着一条属于学生的商店街。

出町柳桝(jie)形商店街的名气远不及锦市场,人气更不敌新京极商店街,却是京アニ( 京都 动画)制作的《玉子市场》中兔山商店街的原型舞台。

京都 可说是最宠爱学生的城市。

1969年,全共斗学潮从 东京 大学蔓延到 京都 大学。罢课的学生在百万遍马路上与警察机动队对峙时,不慎把燃烧瓶掷进了路边的小店里。店家也没有要责怪的意思,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因为是学生嘛。”

除了 京都 大学前的百万遍,对学生关照有加的地方,还有鸭川边上的出町。

出町过去有家不起眼却极有人情味儿的中华料理店,在那个认为大学生边打工边念书是十分辛苦的年代,老板让囊中羞涩的大学生敞开肚皮吃到饱。至于饭钱嘛,据说只要去后厨帮着洗半个钟的碗就行。靠着这家店的关照,许多京大、同志大、立命馆和府立医大的学生得以还算顺利地毕业,走上社会。

京都 的学生们常去的,还有一家叫「出町ふたば」的和菓子店。

「出町ふたば」创业于明治32年(1899年),进入大正之后,京大和同志社的学生哥儿常来买“豆饼”当作午后茶歇的点心,也不劳店家包起来,就这样直接抓在手里一路走一路吃。从那以来,「出町ふたば」的“豆饼”就成了这一带代表性的名点。到了令和的今天,人气不减反增,一到周末还会排起长队。

“豆饼”的米用的是滋贺远近闻名的“羽二重糯米”,豆子只严选 北海道 美瑛· 富良野 特有的红豌豆和十胜出产的红小豆。制法自创业以来就不曾变更过,想要好好守住“从前留下来的 京都 的滋味儿”啊,店主如是说道。

京都 人来说,从前留下来的 京都 的滋味儿,还有「聖護院八ッ橋」的“八ッ橋”煎饼,「西村衛生ボーロ」的圆松饼,「老松」的“御所車”红豆糯米糕,「上田製菓」的二次烤制面包干,「亀末廣」的“京の縁”,「西利」的“千枚漬”。

“真是令人怀念啊,全是过去我常买来吃的点心”,一郎先生捧着我的旅行笔记,眼神变得柔和起来,像一泓不见底的池水起了波澜,“看了静小姐的笔记,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一样”。

过了出町桥,就是下鸭神社了。

“下鸭神社坐落在被高野川和贺茂川包围着的三角地带。在 京都 ,有来历的神社多如牛毛。在此之中,下鸭神社也是自平安时代以前就存在的屈指可数的大神社。”——《四畳半神话大系》

下鸭神社的正式名称叫贺茂御祖神社,环绕下鸭神社的原始森林“糺の森”,据说面积有三个甲子园球场那么大,其中树龄超过600年的 神木 多达数百棵。

本篇游记共含39547个文字,31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日本
宝马娱乐娱乐登入
意见反馈
菲律宾太阳城网址
页面底部
网站地图 龙博娱乐场登入 大世界娱乐平台登入 大世界备用网址登入
申博太阳城游戏 申博官网开户注册 沙巴体育投注平台 菲律宾沙龙国际登入
吉祥彩票时时彩票 永利彩票幸运飞艇 HG名人馆游戏平台 澳门百家樂现金登入
百万发娱乐娱乐登入 优发娱乐娱乐登入 优发娱乐现金登入 宝马备用网址登入
优发娱乐现金登入 优发娱乐总代登入 百万发娱乐官方登入 百万发娱乐登录登入
788TGP.COM 66sbsun.com 8WJS.COM 107SUN.COM XSB978.COM
XSB978.COM 8AQS.COM 206SUN.COM 578sj.com 758XTD.COM
67ib.com 566BBIN.COM 107SUN.COM vi138.com 1117118.COM
538PT.COM 381psb.com XSB438.COM 7777ib.com 166TGP.COM